人类要对人体本身进行深入研究
——记钱学森同志关于建立人体科学体系的一次谈话

 
 
  钱学森同志在《哲学研究》第四期的文章中,谈了思维科学和人的潜力(包括中医理论、气功、人的特异功能及其它)等问题,并说人类很有必要对人体本身进行深入一步的研究。最近记者就此问题专门走访了钱学森同志。

  他说人体是一个整体,不能分割。现在中学里讲到《人体解剖学》时都是分开的,比如,神经系统、消化系统、呼吸系统、循环系统……。各个系统之间有没有交错复杂的关系?没有讲。实际上,在人的生理活动中,各个系统是互相关联,密不可分的。但是由于研究得不够,所以不能用精确的科学理论来表达。此外,人的生理活动与环境之间也有密切的关系。

  他说,人脑确实是很妙的。国外最近十几年对脑神经解剖学和脑神经生理学进行了不少的研究,有很大进展,但问题也不少。就拿比较容易研究的视觉来说,就还不能说明人脑是如何活动的,人对图象的识别是怎样形成的。在这方面,可以说现在还连边都没有摸到,一点也说不清。因此,现在用电子计算机来模拟人的视觉的工作也是相当拙劣的。视觉在神经生理学中算是比较简单的,尚且如此,别的可想而知了。又例如,人体内有各种各样功能的多肽——简单的蛋白质,如胰岛素、催产素、血管收缩素等。过去以为多肽是在人体的具体执行机构中起作用,是控制“基层”活动的,而现在却在人脑中也发现有多肽,不只是几种,有二、三十种,包括前面讲的那三种,但根本摸不清它们在脑子里起的什么作用。

  他还以为从辩证唯物主义来看,人脑是不固定的。一方面人脑受生物规律(比如遗传、生物化学)的约束,但在这种限制之内,天地也很广阔。例如小孩慢慢地认人了,会说话了……。人的教育、培养、社会实践,可以说就是在不断地培训人的脑子。人是慢慢聪明的,不是一下子聪明的。因此,“人才学”要研究智力是如何成长的,绝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所以,我们要研究人体,真正把人体的生理搞清楚,就是建立人体科学的体系。

  钱学森同志说,现代科学包括基础科学、技术科学和工程技术(直接改造客观世界的)。照现状来讲,基础科学包括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还有一门是这两者都要用到的数学,将来可能还有专门研究人的思维科学体系。我们现在讲的人体科学,它的基础科学是什么呢?大体应该是:心理学、生理学、遗传学,等等;照医学分,还可有胚胎学、组织学、解剖学、生理学等一大套。

  他说,介乎人体科学体系的基础科学与实际应用之间的技术科学,一个大方面就是医学理论学科,即病理学、免疫学、毒理学、寄生虫学等。这就要从自然科学吸收营养。还有药理学(这与化学有关)。技术科学中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外国叫体育理论或运动生物力学,可以干脆叫体育学,再有一方面是人机结合,发挥最大效益的学问,叫人体工程学或工效学:内科、外科、口腔科、小儿科等。这方面要引用来自其也科学技术的工具,组织起来成为保卫人民健康的“工程技术”,医疗卫生、保健、气功。还有就是体育技术。再就是人机相结合的技术,叫工效技术;与国防现代化有很大关系,过去我们的武器多半仿制外国的,不适应中国人体的特点,问题很大。

  钱学森同志最后说,总之,我们要逐步把人体科学体系建立起来,逐步组成一个严密的科学技术体系。有些学科是古老的,要在新时代中重新组合一下,以利于互相联系和发展。这样,人体科学体系将不仅推动基础科学,而且也推动技术科学和应用技术的前进。

 
 
 
 
 
通讯地址:北京市清华大学工业工程系舜德楼南529 邮编:100084
电话:010-62792665 传真:010-62794399 QQ:15160188
Copyright China Ergnomics Society
网站制作 Glengreen Studio
 
 
返回首页 留言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