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饒培倫談:人因工程在中國大陸的發展

 
 
  蘇國瑋: 您何時開始接觸或了解到PRC的人因發展?

  饒培倫: 筆者在2001年於德國慕尼黑開會時接觸到幾位在中國人因界的人士,後來從2002年八月起到北京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訪問至今,比較深入的瞭解也是在這近一年半。

  蘇: 若能夠從產, 官, 學, 研四方的角度來說明, 您覺得PRC人因工程的目前發展的情況為何 (人力, 經費, 與相關的資源)?

  饒: 從產業面來說,中國人因的發展在工業安全與衛生、以及工業設計與人機界面兩方面比較好。前者是因為中國大陸目前正處在工商業急速發展的階段,工安問題日益重要,相關的護具、裝備、標誌等產品從國外進口太過昂貴,也需要翻譯及本土化,所以本土產品有相當大的市場,目前也有許多廠商在此領域發展,每年都有工安相關產品的大型展會舉辦。

  至於人機界面則是與資訊軟硬體、3C、及家電產品有關,因為中國市場規模龐大,本土廠商開始在開發產品上投注資本,自然而然面臨到工業設計與人機界面設計的需要;國際品牌為了本土化也不得不投注資源。本土廠商多為轉民營之國營企業或單位,以及改革開放之後崛起的民營企業,如聯想、海爾、TCL、康佳等,他們已經迅速累積雄厚資本,成為中國的名牌,還進一步朝國際品牌邁進,因為資訊產品的生產製造已經有無可匹敵的台商,也因有此後盾,這些中國名牌相當重視產品的開發。以筆者接觸最多的聯想為例,其工業設計中心就有三百多位人員,用戶研究中心在北京、上海都有實驗室,並且會在中國各地進行人機界面的研究。反觀台灣最好的例子,工業設計單位一百五十人左右,用戶研究的人員屈指可數。此外,許多國際知名品牌也在中國進行產品的開發或本土化,例如IBM在北京的研究中心就有人機互動的領域,並且一直在徵求人才;Nokia, Motorola, Simens, Microsoft, LG等在北京也有研發中心;同時也已經出現專門以人機界面設計測試為主的顧問公司,並且有逐漸增長的趨勢。不過目前產業界的發展除了IBM與微軟外,大多是將人因應用在產品開發中,基礎研究並不多見。

  從官方來說,中國官方要屬工業安全與衛生、以及國家標準的制定的發展最重要。因為工安事件頻傳,各級政府對工安不得不重視,中央單位以隸屬國務院的國家安全生產監督局為主管單位,主管各個地方的相關單位。國家安全生產監督局主導推動了工安的發展,結合許多大專院校,不過因以前重大工安衛事件多與與煤礦災變有關,工業工程的發展又晚,所以人因工程在此領域的涉入不多,學術界大多是礦冶相關的大學或系所。至於國家標準則是由標準化研究院組成的全國人類工效學標準化技術委員會進行,委員會邀請產官學界代表數十人參加,目標在依據ISO系列的國際標準建立與國際接軌的中國國家標準,包括人類工效學一般指導原則、人體測量與生物力學、人-系統交互工效學、物理環境工效學、照明工效學、及勞動安全工效學。

  從學術界來說,以浙江大學心理與行為科學學院、中國科學院心理所、以及北京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的發展最為重要,其他如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也有相關領域的研究。浙江大學的前身,杭州大學心理系成立了國家級的工程心理學專業,是中國心理學領域唯一的國家級實驗室(浙江大學工業心理學國家專業實驗室, http://www.css.zju.edu.cn/~psy/xisuo/shiyanshi.htm)。現在由沈模衛教授主持,每年招收兩位博士新生,博士畢業生一至二位。中科院心理所則為張侃教授(http://www.psych.ac.cn/dsjs-zhangk.htm)主持人類工效學的專業,其他一兩位認知專業如傅小蘭教授等也時有參與,大約每年一位博士畢業生。張侃教授是前任中國人類工效學會的理事長,現任中國心理學會的理事長。

  至於北京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則在2001年十月成立,由美國普度大學工業工程系Dr. Gavriel Salvedy教授擔任系主任,並且主持人因專業的發展。目前共有六位教授參與,每年招收至少三位博士研究生、至少十位碩士研究生,從2005年開始每年預計有二至三位博士畢業生。最後補充有關中國人類工效學會的情形,中國人類工效學會於1989年成立,目前理事長為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王生教授,約有會員四百五十人,每年學會中的分會舉辦年會,每四年舉辦一次會員大會及研討會,原本預計今年於武漢舉行,後因SARS延期,目前尚不知何時舉行。學會期刊為人類工效學,每年發行四期。不過人類工效學在中國為一級學門,工業工程反而是二級學門。

  從研究單位來說,有許多相關於核能、運動、航天、宇航、軍事的研究單位進行人因的研究,不過由於其單位性質特殊,與外界接觸不多,一般人不清楚也不方便瞭解其情況。

  蘇: 您感覺PRC在人因工程領域上未來可能的發展趨勢以及所會面臨的挑戰為何?

  饒: 未來中國人因在企業界會有相當的發展,進而帶動學術界。由於企業實際的需要,人本科技的重要性日漸提高;又因為應用人因如果能對產品或服務有實效,或成為產品開發之必要技術,中國的名牌不能不採用,國際品牌要進入中國市場也不得不考慮,由企業的需要將會吸引人才以及大學院校的重視。此外,工安衛也將持續受到重視,特別是教育訓練、認證及應用研究,不過因目前已有許多學校、單位、組織進行,人因要進入此領域並不容易,而這個現象也正是未來人因在中國發展的挑戰,更是工業工程在中國發展的挑戰,就是相關的領域已經在別的科系或專業發展與掌握,只能一步一步滲入然後順應情勢的發展。

  蘇: 您覺得台灣與PRC在發展人因上面有何最大的異同之處?

  饒: 台灣是學界主導,大陸是業界領先。台灣人因相關的研討會國內外企業的代表, 尤其是企業的主管並不多見,而不乏學界的校長、院長、三長、及主任等重量級人士參與。然而去年在北京辦的一場國際研討會中,來自大學院校的教授幾成鳳毛麟角,這種差異將會繼續存在好一陣子。

  另外,台灣人因的發展較成熟,大陸人因的發展有空間。台灣的發展與水準頗讓彼岸人士羨慕,人因如此,工業工程亦如此。在大陸因業界驅動,以中國廣大的市場與人口,人因的發展有相當大的空間。隨著北京、上海等大都市的開發,中國的經濟接下來是持續的都市化,重點在目前上百個一二級城市,以將農村人口轉入都會,大量增加中產階級也就是現在大陸常說的白領。城市居民的工作與生活必然與人本科技有關,講求效率、安全、舒適。近一點說,需要應用人因的產品與環境還有相當大的市場空間,人因專業的需求如設計或顧問服務只會增不會減;遠一點說,經濟的發展帶動整個社會的進步,以及對人因的認識與體會

  蘇: 依您的觀察, 兩岸的學者該如何在人因發展上既競爭又合作? 您又是如何與對岸的學者從事交流活動?

  饒: 兩岸在人因領域要競爭的十分有限,合作的空間要大得多。

  既然產業界在中國人因的發展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台灣的人因界或可考慮增加與台商的接觸與瞭解,從另一角度感覺在大陸的發展。比如中國名牌開發了產品要到東北、華北、華中、華南、西部作用戶研究與測試,中國本土廠商知道華北與華南用戶對色彩偏好的不同;為何意欲在中國建立品牌的台商不能借重台灣人因學界的研究能力? 如果北京、上海已經需要人機界面設計與評估測試的專業培訓課程,為何台灣人因學界的人才培育經驗不能更加發揮?

  此外,藉著與學術界進行交換或長期訪問活動,實際參與當地的產學合作並接觸在中國的國內外企業,台灣人因界有機會擴展畢業生的就業機會與視野,增加在大陸提供人因專業服務的機會,其實筆者已經聽聞台灣非人因的企業正在或考慮於大陸建立人因相關的顧問服務。

  至於院系、學會之間的交流、共同舉辦學術活動的持續進行,能讓台灣人因界時時保持對彼岸發展近況的瞭解,並且對實際合作的問題與困難有所認識,也能評價實際合作的成果與影響。

  最後,台灣要到大陸必經第三地,恐怕人因界的發展也是如此。只要台灣人因界在國際上有名聲,有歐美日、又有華人社會現代化的的經驗,很難不受重視。台灣對於中國已經不再那樣新鮮,隨著國際化的程度加深,他們也逐漸能分辨出台灣到大陸發展的人士水準如何,或者台灣究竟發展的多好。長遠來說只要台灣保持先進的研究水準,有相當海外留學、長期訪問、合作、或接觸其他社會的經驗,未來與中國產學界合作有的是機會,而且也是無法避免的趨勢。

 
 
 
 
 
通讯地址:北京市清华大学工业工程系舜德楼南529 邮编:100084
电话:010-62792665 传真:010-62794399 QQ:15160188
Copyright China Ergnomics Society
网站制作 Glengreen Studio
 
 
返回首页 留言簿